相關圖書

遺贈稅.財產移轉圓滿計畫
 

法律與生活
 

公司節稅,看圖一點通
 

商業交易管理的法律實務操作——從商務契約的構思與起草談起
 

宗教法制與宗教自由覺醒——從國土計畫法與宗教用地談起
 
 
目前位置 : 首頁 >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 > 專欄文章
   
從人權角度讀大陸刑事訴訟法的修正
作者: 李永然
刊登日期: 2012/8/20
《交流雜誌》
壹、前言
中國大陸於1979年間制定的《刑事訴訟法》,在面對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情況下已有修改的必要,因而促成本次大幅修正,共修正了110條條文。按《刑事訴訟法》與追訴犯罪、保障公民權利密切相關,素有「小憲法」之稱;而「保障人權」既是大陸《憲法》所宣示的重要原則,則大陸《刑事訴訟法》在程序設置和具體規定中自須貫徹此一原則;惟本次修法有關「異地監視」與「秘密拘留」條款,仍引發人權機構與社會大眾的關注與批評,筆者欲就攸關台商權益的相關修正及前述問題,一併於本文中予以探討。

貳、中國大陸近年來的人權保護措施
中國大陸自1979年開始了經濟改革開放,但三十多年來在改革
的進程上卻始終侷限在經濟層面,關於人權保障之進步程度則相當有限,屢屢遭受國際抨擊,美國國務院發表之2011年度人權報告,批評中國大陸禁止活動人士表達意見,壓制公開的討論,特別是在言論、集會和結社自由方面更加惡化。中國大陸為彰顯保障人權的決心,近年來在人權保護方面展開一系列措施,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一、制訂和修正相關的法律規範以約束國家權力的行使並維護人權;其新制定的法律包括《勞動合同法》、《就業促進法》、《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等;新修訂的法律則包括《刑法》、《民事訴訟法》及《刑事訴訟法》等。
二、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09—2010年)」,並對執行情況進行
評估,更於2012年6月11日發佈「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12—
2015年)」。「國家人權行動計劃」是中國大陸以人權為主題的國
家規劃,確立了中國大陸在促進和保護人權方面的工作目標和具
體措施,其內涵包括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保障,公民與政治權
利保障,少數民族、婦女、兒童、老年人和殘疾人的權利保障,
人權教育和國際人權義務的履行及國際人權領域交流與合作等。
三、積極開展人權教育、培訓和研究。中國大陸已對公務人員進行人
權基礎知識的培訓;並將人權知識結合進中小學的相應課程之
中;且在大學開設人權的專業課程,進行人權理論的研究。
四、積極開展國際人權對話與合作。中國大陸自1998年在聯合國總
部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後,持續開展中美、中歐、
中德、中澳人權對話,並連續由「中國人權研究會」主辦舉辦「北
京人權論壇」,廣邀世界各國的人權專家、知名人士參與討論;
國大陸的人權觀點著重在「生存權」及「發展權」;而與西方的
人權觀點著重在「自由權」及「平等權」有所不同。

參、中國大陸《刑事訴訟法》關於人權保障的重要修訂
瞭解中國大陸近年來的一些人權努力措施之後,接著探討大陸《刑事訴訟法》中涉及「人權保障」的重要修訂。按刑罰是最嚴厲的剝奪權利的手段,對人權的干涉也最大,為了維護人權,中國大陸《刑事訴訟法》關於人權的保障有以下重要修訂:
一、將「尊重和保障人權」寫入《刑事訴訟法》中
中國大陸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1條規定,本法的制定目的在於「懲罰犯罪、保護人民」。該法並於第2條明文規定:「中華 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任務,是保證準確、及時地查明犯罪事實,正確應用法律,懲罰犯罪分子,保障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教育公民自覺遵守法律,積極同犯罪行為作鬥爭,維護社會主義法制,尊重和保障人權,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財産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保障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順利進行。」這種表述與中國大陸《憲法》中規定「國家尊重和保護人權」的意旨是一致的。進一步言之,本次修訂之《刑事訴訟法》不僅是保護人民,更是保護「人民的權利」,包括犯罪嫌疑人和被告的正當權益。
二、完善「非法證據」排除,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
(一)大陸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50條增加「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的規定,以貫徹嚴禁刑訊逼供的原則。
(二)大陸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54條第1款明確規定了「非法證據」排除的具體標準:採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採用暴力、威脅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應當予以排除。違反法律規定收集物證、書證,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予以補正或者做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做出合理解釋的,對該證據應當予以排除。同條第2項則規定了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都有排除「非法證據」的義務。此外,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55條至第58條並明文規範法庭審理過程中對「非法證據」排除所應行的調查程序。
(三)為從制度上防止刑訊逼供行為的發生,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121條增加了在看守所內進行訊問和訊問過程的「錄音錄影制度」。
三、採取「強制措施」的條件限制
(一)明確規範逮捕條件和審查批准程式。針對司法實務中對逮捕條件理解不一致的問題,大陸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79條第1款將舊法關於逮捕條件中「發生社會危險性,而有逮捕必要」的規定,細化為「可能實施新的犯罪;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干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企圖自殺或者逃跑」,同條第2款更明確規定:「對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或者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曾經故意犯罪或者身份不明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應當予以逮捕。」。
(二)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保證人民檢察院正確行使批准逮捕權,防止錯誤逮捕。乃於該法第86條新增人民檢察院審查批准逮捕時訊問犯罪嫌疑人和聽取辯護律師意見的規定,以及在逮捕後對羈押必要性繼續進行審查的程序。
(三)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將「異地監視」訂為例外情形。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73條第1款規定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在住處執行監視居住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羈押場所和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此即所謂「異地監視」。又為防止這一措施在實踐中被濫用,同條第3款規定「人民檢察院應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決定和執行實行監督」。
(四)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限制採取「強制措施」後不通知家屬的例外情形,刪除舊法中「有礙偵查」得不通知家屬的規定,即於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73條第2款及第91條第2款明確規定,採取「逮捕」和「異地監視」措施時,除無法通知之情形外,應當在逮捕或異地監視居住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家屬。同時,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83條第2款將拘留後因有礙偵查不通知家屬的情形,僅限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並且規定於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
四、保護辯護權行使,擴大「法律援助」的適用範圍
(一)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肯認犯罪嫌疑人在偵查階段可以委託辯護人,故修正《刑事訴訟法》第33條明文規定犯罪嫌疑人在「偵查期間」可以委託律師作為辯護人。
(二)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雖確立律師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及被告的程序;惟修正後的《刑事訴訟法》第33條的規定限制「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案件」,在偵查期間辯護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應當經「偵查機關」的許可。
(三)關於律師的閱卷權,於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38條規定,辯護律師在審查起訴和審判階段,均可以查閱、摘抄、複製本案的案卷材料。
(四)擴大法律援助的適用範圍。為進一步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辯護權和其他權利,修正《刑事訴訟法》第34條的修訂旨在擴大「法律援助」的適用範圍,將「審判階段」才提供法律援助,修改為在偵查、審查起訴、審判階段均可提供「法律援助」,並擴大「法律援助」的對象範圍。

肆、「異地監視」、「秘密拘留」與人權保障的扞格
讀過中國大陸《刑事訴訟法》攸關人權的規定後,該法修正中的「異地監視」及「秘密拘留」等相關規定,被批評為仍與人權的保障有所抵觸,現詳述如下:
一、異地監視
大陸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73條之規定,監視居住應當
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此即「異地監視」制度。
此一制度隱含了兩點危害,即(一)異地監視實質上等同羈押,
卻可不受「羈押期限」的限制;(二)異地監視場所不限於「看守所」,而由偵查機關決定,對嫌疑人或被告之權利產生極大危害,更與中國大陸於 1998年簽署的《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中保障人身權利的意旨背道而馳,將使變相羈押及監視居住期間發生的暴力取證問題愈演愈烈,因此飽受中國大陸學者及實務界批評。
二、秘密拘留
新修正的《刑事訴訟法》第83條及第91條規定「拘留」及「逮
捕」被拘留人及被逮捕人後,須於「二十四小時」內通知家屬,惟大陸《刑事訴訟法》第83條第2款卻規定如「無法通知」或涉及「危害國家安全、恐怖活動犯罪而可能有礙偵查」時,得例外不受限制,使偵查機關得在不通之被拘留人家屬之情形下,秘密執行拘留,此規定將人民被偵查機關「強迫失蹤」之侵害合法化,引起廣泛擔心和質疑。
因為「無法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概念並不明確,將導致偵查機關可以隨心所欲决定是否通知家屬,將造成「秘密拘留」的例外情形被濫用。又對當事人採取强制措施而不通知家屬,不利於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行使,更不符合人權保障的法治原則。

伍、結語
按《刑事訴訟法》並非一單純的程序法,一般有稱之為「小憲法」,認為它是衡量一個國家人權保障的試金石。因為,刑事訴訟程序體現的是一個國家的法治水準和人權保障程度。其與《民事訴訟法》及《行政訴訟法》不同之處,在於刑事案件在審理前有偵查活動,而偵查活動則是以「國家強制力」做後盾的行為。國家強制力的行使,可能以限制甚至剝奪人民的合法權益為代價,例如:拘留、逮捕等強制措施,每一項都涉及人民的基本權利;倘若執行不當,則將造成侵害《憲法》所保障之人民的基本權利。
  職故,干涉人民權利的行為必須有法定的依據,不履行法定程序,就無法保障人民的自由權利不受侵害,而所謂「法定程序」,即有賴《刑事訴訟法》予以規範。例如:必須告知被告人涉嫌的罪名,被拘留及羈押之地點,由何機關辦理此案等,方能落實保障人權的保障,也才能杜絕人民被國家機關「強迫失蹤」的問題屢次發生。
近年,中國大陸在處理異議人士的行動中,以監禁居住的名義關押了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及人權律師江天勇、滕彪、唐吉田、陳光誠等多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被關押在偵查機關選定的秘密地點,未明確提出所涉犯的罪名,即以監禁居住的名義被關押數個月以上,嚴重侵犯其人身自由,顯見中國大陸在落實《刑事訴訟法》所規範的正當程序並實踐人權保障的道路上,仍有努力的空間。
人權具有普世皆準的理念與內涵,是全人類自由及尊嚴的基礎,人權的內涵更包羅我們生活的諸多面向,它是神聖的與普受尊重的。中國大陸目前已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經濟的發展上已取得耀眼的成就,若作為一個新世紀負責任的國家,則應進一步努力人權的保障,面對台灣人民在中國大陸涉及刑事司法程序,中國大陸更應落實未來兩會將簽署的「兩岸投資保障協議」,這樣才不會侵害台灣人民權益,也符合世界各國對中國大陸發展的殷切期待。


回上頁
未經本網站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修改、複製
注意:
內文是依據當時法律所得之見解,法條的引用,可能因法條異動而不同。另一方面內文不得當成任何解說或其他解釋,若網友一定要引用該內文時,請務必在事前向專業律師做求證工作。

作者簡介
李永然
取得律師資格證時間:1979年1月17日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永然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永然地政士事務所、永然法律研究中心、永然法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
經濟日報、民眾日報、青溪通訊、榮光周刊、青年日報、台北建築月刊、台灣新生報、台北市商會月刊、大成報...等法律專欄執筆
教師資格職銜:
輔大影視傳播系.銘傳大傳系兼任講師
曾任行政院陸委會諮詢委員、教育部兩性平等委員會委員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台北所•電話:02-2395-6989• 傳真:02-2391-4235 •地 址:台北市羅斯福路2段9號7樓•位置圖
•其他地區: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所•電話:03-357-5098•傳真:03-357-5095 •地址: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1071號5樓之1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高雄所•電話:07-216-0588•傳真:07-216-0288 •地址:高雄市前金區市中一路166號3樓
•網站設計:永然法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永然關係企業